2016网剧雷区在哪里?《太子妃》来告诉你

发布时间:2020-06-30   来源:疯狂牛牛app   

  1月20日,一度火爆网络、占领各种话题榜单的《太子妃升职记》突然下架,随后,总导演侣皓吉吉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该剧被广电总局要求下架,原因是“有伤风化”:“连第一集骑马的镜头都不行。”

  虽然对于粉丝来说有些突然,但《太子妃》的下线并非没有预兆,早在15日,就有网友爆料称《太子妃》因为有伤风化将要被广电强制下线,大结局还因此提前。但第二日却并未应验,乐视当时回应称是谣言。然而在现实面前,乐视终究没法保持先前的底气。在《太子妃》正式下架的第二天,他们在官方公众号发出公告,表示《太子妃》应有关部门要求在国内暂时下线,而海外用户不受影响。并表示优化处理部分内容后,将重新上线。
  借由此次《太子妃》下线,曾经活跃繁荣的网剧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禁锢阴云。据网友@袖手2000 爆料称,“约六部热门网络剧被举报后事后审查,两部永久停播,其余勒令删改后再审,问题涉及血腥暴力、色情粗俗、封建迷信等。春节会有网络剧专项会议。” 到底网剧审查和普通影视剧审查有何区别?尺度和标准又是什么?面对愈发缩紧的审查环境,视频网站又将何去何从?本期“有视力”采访到网剧制片人、编剧及评论人,以揭开网剧审查的神秘面纱。

  “自审”促网剧发展 频频“犯规”致审查加剧

  相较于传统电视剧从开拍前到开播的层层送审,网剧的审查环境可以称得上“宽松”,由视频网站审核人员“自审自查”即可。当然,网站需拥有总局发放的视频执照,“如果大量违规,到时候取消你执照就完了。”
  这种较为灵活自由的审查方式也造成了网剧行业的迅速成长和发展。据统计,2015年全网共有379部5008集网络剧和2000多部网络大电影上线,类型和题材较之传统影视剧更具创新性,投资规模和制作精良程度也在不断增长。

  与此同时,在利益诱惑下,一些内容低俗、不健康、打着擦边球的网剧也逐渐进入市场并获得大量点击。2014年,广电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补充通知》,针对目前微电影、网络剧等网络视听节目在节目内容、制作资质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严格把控。其间,搜狐自制剧《屌丝男士》、《整垮前男友》,微电影、微剧《绿茶妹》《上位》等都曾遭下架。

  《心理罪》遭遇下线重剪,因“警察不能骂脏话用暴力”“连环杀手是精神病人涉嫌歧视”等。
  年,更有消息传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将出新规,加大对电视剧的审查管控,对网剧的审查管控力度也将前所未有的加大。热门网剧《心理罪》也遭遇了下线重剪的命运,据编剧顾小白透露,修改意见除了血腥暴力的问题外,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剧中警察的形象,要求“警察不能骂脏话,不能抽烟,审问的时候不能用暴力,包括语言上的态度,不能去威胁嫌疑人等。”二是剧中连环杀手是精神病人的设定,“修改意见说这个有歧视精神病人的嫌疑,还有就是说不能同情反派。”
  从业者经验不足致踩雷 《太子妃》太红惹祸
  关于视频网站的内部自审究竟是如何进行的,很多人也都对此感到好奇。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接受采访时曾透露,公司非常重视审查问题,“我们的制片人会有第一轮审查,专门编审部门再进行第二轮审查,之后才会上线。”
  优酷土豆自制剧中心总监袁玉梅表示,公司自制项目的审查从剧本阶段就开始进行。“从剧本到拍摄,到配音,后期剪辑的时候都会看一下有什么问题。我们其实从源头就会注意项目定位的方向对不对。在尺度问题上,我从来都觉得没有必要非要去踩这个雷。”

  在传统影视剧创作中,确实存在很多“雷区”,除了总局明文禁止的暴力色情、穿越、娱乐化抗战、细说红色经典等,还有诸如“小三不能有幸福”“可以有妖魔不能有鬼魂”“主人公要心向党组织”等潜规则。那么,网剧审查也要遵循这些标准吗?对此,袁玉梅表示肯定:“我做了八年的传统影视,四年多的互联网,标准上我一直觉得是一样的。” 事实上,仔细分析近期遭遇下架危机的几部网剧,《太子妃》涉及道德风化,《无心法师》《探灵档案》涉及封建迷信,《心理罪》《暗黑者》涉及凶杀暴力,《盗墓笔记》涉及违法犯罪(虽然牛头已经上交国家了),无不是传统影视剧的“雷区”。因此,学习“避雷”已日益成为网剧创作者和监管者的一门必修课程。

  在袁玉梅看来,审查标准和尺度把握是一个长期积累的结果。曾经做传统剧期间接触的报审过程让她对“雷区”更加敏感。在她监制网剧《万万没想到》时,剧本中曾有一句台词是“妈妈,我的菊花”,她就让编剧改成“妈妈,我要挂了,您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中国作协著名编剧汪海林认为,网剧作为一种新形态,很多从业者面对审查的经验不够会导致违背总局审查规定的情况发生。“可能有一两年、两三年的时间,也没有受到特别的惩罚或者什么的,遇到的挫折不够。像我们做传统的电影、电视剧这种审查天天要面对,所以就会有面对它的办法,包括一些规避的办法。他们这方面经验不够,可能就会犯到原来的一些线了。”
  业内人士认为,比《太子妃》更过分的网剧很多,但它最火,枪打出头鸟。

  即使是被下架的《太子妃升职记》,其实也有着一套自己坚守的审查准则。据知情人士透露,乐视网络剧一直是采用边审边播的方式,不碰红线,保证价值观正确。而汪海林也侧面证实了这一说法,据他透露,《太子妃》制作团队对自审的要求还挺高,“很注重正能量,并且不去表现一些血腥的内容,包括宫斗的内容也在控制,比电视剧方面还显得收缩一些。”而这次惨遭下架,可能与涉及穿越以及性别错位剧情有关。“其实比它(《太子妃升职记》)过分的网剧多了,它就是因为影响大,所以被关注到了。”

  差异化审查问题频出 业内呼吁放权给行业协会
  事实上,很多业内人士对网剧与电视剧审查标准的不同都颇有微词。张国立就曾经在两会上提出,上星播出的剧目、引进剧、网络自制剧目前竞争环境越来越趋同,差异化的审查标准对于正常播出的电视剧而言非常不公平。导演郑晓龙也认为,不同的审查标准给导演们带来了极大困惑。他建议,影视剧管理部门应该简政放权,让行业协会发挥管控市场的作用。
  汪海林表示,比较科学的管理方式是政府职能部门退出来交给行业自己审。他以美国为例,“美国的分级制度,原来政府想管来着,然后美国制片协会就自己开会,出了一个标准让政府看看行不行。政府一看,它这个标准比政府的严多了,这样就把审查的主动权掌握在行业手里。人家结果执行的很好,比政府管得还好,这样政府就放心了,就不介入到审查里面来了。”
  此次以《太子妃》为首的网剧下架潮,也让很多业内人士感到迷茫。剧评人李星文用“诡异”一词来形容近期网剧频繁下架。“一直也没有明确的说法,到底是广电总局让下架?还是网信办?无从评判。我一直呼吁要依法行政,要做在明处,下架不可怕,但是不明不白下架是个问题,可能会让大家无所适从。”
  在汪海林看来,审查制度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应该审查内容,而应该审查程序。“程序是什么?就是你这个作品版权是不是清楚呢?因为现在好多版权侵权的、抄的,比如说于正抄琼瑶的,人家琼瑶已经向你广电总局写了公开信了,也向电视台写了投诉申诉了,希望你们先暂停播出你们都没做到,这个你审查部门怎么都不管?版权是个大问题,审查部门重点应该去审版权,不要去审内容。内容你应该划上线,让这个行业协会自己管理。”
  面对“紧箍咒” 视频网站应该如何应对?
  网剧审查将从严,已经成为业内的普遍共识。
  面对网剧审查缩紧的山雨欲来之势,很多从业者都持“等靴子落地”的态度,随具体政策来具体应对。袁玉梅透露,近期总局已经有跟各个平台都分别去聊过天,对一些平台也都陆陆续续的有一些要求,或整改或下线。此次优酷并不在整改名单中,袁玉梅表示,未来在自制剧方面还是会根据多年来的积累和经验去做,“最开始市场不太成熟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类型片上来是占得先机,但是等这个市场真正成熟,甚至有一天饱和的时候,大家根本不是靠它作为第一部来取胜,而是以自己本身的实力和特色取胜。所以我觉得不是互联网非要去做电视台禁止但是互联网暂时没有监管到的擦边球式的类型剧,而应该努力去关注任何时候都适用,是互联网土壤生长出来的,更适合现在的年轻人、适合互联网受众的内容就好了。”
  谈到未来网剧尺度的问题,汪海林认为根本无需思考,因为监管是一定存在的。“所以我不考虑在监管不到的情况下怎么创作,一定要考虑到监管的前提下,我们再想网剧怎么创作。这个东西一方面政府这样瞎管也是不对的,再一方面,我们也要有点智慧,要动一下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