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0万摘得SNH48总选qq皮肤第一,李艺彤会是下一个鞠婧?吗?

发布时间:2020-07-06   来源:疯狂牛牛app   

“明年第一的位置一定是我的!我一旦坐上去,就不会轻易下来!”

 

 

 

 

 

  在去年的SNH48第四届总选举上,以不到2万票的微弱差距输给鞠婧?的李艺彤,愤怒且霸气的喊出了这么一段话,尽管被解读为野心大、过于耿直,引来一大波路人黑,但其二次元少女的人设发表这样中二又燃的言论无疑也让粉丝们更加亢奋。

 

  今年,在TOP成员鞠婧?毕业不参选的情况下,李艺彤终于以40余万票的绝对优势成功获得第五届总选第一,比第二名的黄婷婷高出近13万票,也比去年其获得第二名时的票数高出了14万票。以一票单价38元计算的话,李艺彤粉丝为送其登顶砸进了差不多1600万,第二名的黄婷婷粉丝也付出了超过千万的资金,真真是人气换排名,千金博君笑。

 

 

 

 

 

  今年的总选举是SNH48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总选,参与成员共计303人,分别来自SNH48及姐妹团BEJ48、GNZ48、SHY48、CKG48五个团体,评选出的前66名将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获得更多资源倾斜及曝光,故而被称为“进圈”。据粉丝统计,此次总选进圈的66人所获票数共计2972581.54票,这也意味着单靠总选选票这一项,丝芭文化就获得了上亿的收入。

 

 

 

 

 

 

  然而让丝芭文化赚得钵满盆满,让粉丝耗费了如此多心血的总选举,还能捧出下一个鞠婧?吗?

 

  “近距离偶像”与粉丝之间的羁绊:

  以资本消解现实距离

  不管是SNH48还是AKB48,都是以打造面对面的近距离偶像为主旨,尽管少女偶像们的唱跳实力一直为大众所诟病,但从灰扑扑的素人曝光到面对粉丝游刃有余再到成长得星光熠熠,这其中偶像养成的成就感不去参与一定无法感知。

  从照搬模仿到独立创新、从濒临破产到盈利上亿、从一期生26人到现在5个分团共计303名成员,SNH48已经走过了6个年头。剧场公演、握手会、人气总选的模式,吸引了无数为小偶像们折腰的粉丝,并牢牢抓住了他们的心和钱。SNH48的批量造星模式不敢说有多成功,但若说玩转粉丝经济,SNH48的经纪公司丝芭文化要说第二,恐怕无人敢说第一了。

 

 

 

 

 

  剧场公演,除了固定歌舞表演环节,亦有MC等说话的环节让小偶像们展示自我,能容纳300人的小剧场里即使坐在最后一排也能清楚的看到舞台上的每个角落。而一场公演的门票80~168元不等,不管是周末消遣还是打call应援,对粉丝、路人来说门槛都不算高。一位STAFF透露给娱乐独角兽,这么多年沉淀下来,现在单靠剧场的门票收入,便能养活一个团的妹子了。

 

  而握手会的存在则完全消除了偶像与粉丝的距离感,试想品相端正的少女们握着你的手微笑着听你絮絮叨叨并给予回应,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握手会和总选的存在又拉动了SNH48另一项收入——唱片销量。一季度发行一张的EP价值78元,因为其中附赠一张投票券和一张握手券,为了给成员投票和获取更多的握手时间,EP整箱搬的大有人在。这就将唱片销量与粉丝偶像近距离互动、投票养成进行绑定,唱片的作用不仅仅是内容输出,更是一种粉丝对偶像的消费与占有手段。这让SNH48在整体萎靡的唱片市场保有一方乌托邦式的晴空。

 

  2016年《梦想岛》5分钟销量破6万,2017年《夏日柠檬船》5分钟销量破10万,而今年6月发行的专属投票唱片《森林法则》刚上线便售出了20万张。这在唱片销量下跌、全行业唱衰实体音像制品的今天,可以堪称为行业奇迹。

 

 

 

 

 

  而从2015年起,总选选票带来的直接收入便超过4000万,2016年这个数据增长了252.47%,去年总选中粉丝共投出超过300万票,总收入便已超过一亿,这还不包括总选在各式冠名费、赞助费中的收益。

 

  据悉,粉丝为成员投出的每一张选票,成员都可以获得3%的抽成,这也意味着今年总选第一的李艺彤可以得到近50万的分红。而粉丝努力投票让成员获得高位,也将直接决定小偶像来年的收入与资源有多少。“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这句用来描述偶像和粉丝的关系的话十分在理。